Reborn and Walk Alone

前言

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不经意的一瞥,已隔经年

——安意如

作为一个记忆是有限覆盖式的人(摊手),我大概已经不太记得这个人生$2\sim 3$年往前的事情了,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。
四年太快,马上就要毕业了,最近又传来噩耗,能不能毕业都不一定了,自作孽真是的。
无数次幻想如果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就退役了是怎么样的,正儿八经儿从坎普回来发现其实也没啥区别。
仿佛我的力气早已经在一年前透支了,突然找不回从前努力的那个自己了,这个样子不行啊,每天浑浑噩噩的。
明天就是三月了,即使是在最后一秒回头也是不晚的,毕竟不是生死,真希望自己踽踽独行,踌躇满志。

阅读全文